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竞选人布隆伯格宣布退选
来源: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竞选人布隆伯格宣布退选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5:15:59


我们依次一对一地坐进格子里,检查体温,并填写纸质版的入境申报信息。和我沟通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轻男性,知道我从德国回来,问我德国戴口罩的人多不多。由于需要接触一些外国人,他还问我怎么用英文问别人来自哪个省份,像是在和一位亲切的大哥哥聊天一样,旅途中十几个小时的疲劳和紧绷的心情也在这时得到了缓解。

3月16日以后,德国终于采取了关闭边境的措施,也下令限制人们出行。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电视上对全国人民讲话,说:“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德国人面临的最难的困境。”

按照计划,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,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,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路上也会做好防护,回去自我隔离14天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德国媒体的宣传,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,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。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,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,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。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根据法律规定,怀孕或正在哺乳期的女犯可以暂予监外执行,也就是说暂时不用坐牢。正当李某哺乳期满,执法人员准备将她收监时,发现她再次怀孕了,收监第二次陷入了僵局。

托运行李排队时,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叫我们扫描,在微信小程序里填写出境信息申报。

疫情发生后,没有人戴口罩。德国人普遍认为,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,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。虽然无人佩戴,但在2月的德国,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,价格也一直在涨,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,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。

据此前媒体报道,女犯张某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,接连生下3个孩子。张某被重新收监执行剩余刑期后,监狱认为她有悔罪表现,向法院建议减刑。法院审理后认为,张某恶意怀孕规避进监执行刑罚达7年之久,不具有悔改表现,裁定不予减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