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加强限制措施!巴黎8日起白天禁止市民出门锻炼


疗养院为杨勇提供洗漱用品,换洗衣物可以交给护士用洗衣机洗,保洁阿姨每天打扫两次房间。隔离期间,医护人员都特别友善,知道他是健康的,完全没有“嫌弃”他。

据杨勇回忆,自己当时是有些紧张的,而且语言又不通,与交警交流都是通过手机翻译软件。情急之下,杨勇向在圣彼得堡的一位华人朋友求助。这位华人朋友在电话里和交警简单沟通后,明白对方要送杨勇去位于普斯科夫州的豌豆湖疗养院进行检测隔离。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

时间退回到60天前,杨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俄罗斯经历14天隔离。这位26岁的重庆小伙、梦想着把中餐连锁做得比肯德基更强的热血青年,2019年12月22日从重庆启程,一路北上穿越中俄边境,开启一段横跨亚欧二十国的自驾之旅。然而,伴随着杨勇向西行驶的车轮,一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正迅速蔓延。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(受访者供图)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

在欧洲其他国家,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,没问题就基本放行。但这一次却不一样,“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,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。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,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,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。”

3月16日,俄罗斯发布消息,3月18日至5月1日将临时限制外国人入境。就在关闭国境的前一天,杨勇抵达俄罗斯准备通关。“边检工作人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商讨,最终给予我放行。我特别感谢他们,要不是他们,我可能还在欧洲疫情区‘流浪’。海关人员还给我发了一个口罩。”

杨勇回忆,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,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,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,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。幸运的是,在芬兰一个旅游点,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:“他也是重庆人,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,就和我聊起天来,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,就给了我一个。”